迦尔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春梦对象是只s鬼(),坏蛋的坏,迦尔,爬爬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纪时雨迷恋这副身躯,每一处都像是被上天雕琢过那样完美,特别是瘫软的几把,带着未经人事的粉嫩,尺寸合适,不会显得无用,也不会显得狰狞。

被撸硬起来的时候,看着也像一根艺术品。

纪时雨唇舌往下移,湿热的舌头狎昵地舔舐着他的下腹,指尖不时刮过马眼,让纪实景猛得颤动,温润的液体从里慢慢渗出。

哥哥……

纪时雨无声叹息,说不清是对弟弟的身份感到可惜还是庆幸。

转念一想,如果他不是纪实景的弟弟,现在也不会躺在哥哥的床上,压着哥哥抚弄吧。

路家那两傻逼就没这么好的机会。

纪实景应该是欲求不满了,在睡梦中依旧皱着眉,手抓空摸了摸,最后往身下摸去。

纪时雨顿了下,还是没有停下抚弄的动作,他任由那只骨节分明纤长无比的手一点点地滑过平坦的小腹,最后来到腿间。

纪实景应该是感觉到不妥,停止了动作,想要收回手,下一秒就被另只微微湿润的手抓住。

纪时雨抓着他的手重新放到他自己的几把上。

哥哥自己的东西就得自己撸。

纪实景睁不开眼,意识再次变得昏昏沉沉,但身下的欲望让他又保持着一分清醒。

他怀疑不到什么东西,只能相信这是春梦,毕竟他想不到纪时雨会在他身上干出这种事,还不如他真的被一只色鬼猥亵了呢。

那微妙的快感一阵一阵的,纪实景变得烦躁,对这色鬼越加不满起来。

纪时雨注意到了,开始是他带着纪实景的手动作着,慢条斯理地撸动只能是隔靴搔痒,纪实景自己加快了动作。

纪时雨笑了,嗓音低哑,他动了动唇,叫了一声哥。

“我让你更舒服些吧。”

纪实景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场春梦,对待自己的欲望都诚实起来,自己快速撸动固然爽,但是少了点感觉,以至于他迟迟到不了临界点,那只包裹着他手的手规矩起来,不肯碰他除了手之外的皮肤。

越来越难受,纪实景都要放弃这狗屁爽感了,下一秒他感觉自己差点被人从地上抛到天上。

“呃啊”

他感觉到几把被一个湿热的东西包裹住,敏感的龟头被柔软的东西舔舐着。

好、好爽。

纪实景不太清醒的脑海里只有这个想法。

哥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静子

xing交

小白兔乳糖

欲壑难填

来我的脑洞散散步

沉锚效应

空菊

大唐第一太子

时槐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