迦尔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被鬼压床了还是春梦(睡jig),坏蛋的坏,迦尔,爬爬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纪时雨做了纪实景十几年的弟弟,早就摸清了他这个哥哥的性子,高傲,不近人情,碍于人情世故才会装出一点温和的样子。

而现在,作为他的弟弟,纪时雨却沉迷于一时的快乐,背德感涌上心头。

但那又怎么样,纪时雨轻轻吸吮着那片饱满的柔软的嘴唇想,反正他们没有血缘关系。

约莫半个月没有吃上这张嘴,纪时雨意外地急切,舔吃已经满足不了他。

今晚下的剂量比上次多一点,哥哥不会醒过来的吧。

纪时雨舔了舔唇,抬起身来,借着月光细细观察着纪实景。从紧闭的眼一寸一寸打量到胸脯,纪时雨伸出手把纪实景的睡衣拉开得更大,直到整个上身都露了出来。

真美啊。皮肤白皙光滑,薄肌覆在表面,突显得乳头更加红润。

纪时雨痴迷地盯着那一片,轻轻抚摸着。

纪实景安静极了,睡着的样子像极了童话里等待王子亲吻的睡美人。

纪时雨再次俯身,湿润的嘴唇包裹着纪实景的乳头。

“呃”

纪实景轻轻发出一声呻吟,搭在黑色床单上的手动了动。

纪时雨像是受到了鼓动,舌尖轻轻摆弄着他的乳头,不时地轻咬一下。

要醒过来了吗?

纪时雨没有停下自己舔吃的动作,抬眼看向纪实景的脸。

醒过来吧。

他的哥哥会不会吓破胆,然后把他踹下去,还是直接打一架?

可惜今晚的剂量实在多了一点,药效很给力,纪实景没有醒的迹象。

纪时雨莫名感觉到了遗憾。

他想,如果有一天,他会在哥哥清醒的时候做这一切。

直到乳头发肿,纪时雨才大发善心地放过了它。他重新吻向纪实景的唇,这一次不再是单纯的亲吻,他掐住纪实景的下巴,迫使人微微张开嘴,直到露出一点红润,舌尖就钻了进去,毫不客气地挑逗着。

没过多久,纪实景就脸色发红,眉头皱了起来,身体微微蜷缩。

这是要缺氧了。

纪时雨冷静地判断,然后放开纪实景的唇,待人重新平静下来才再次攻进。

他的手也没停下抚摸的动作,慢慢游走在纪实景的身体上。滑过腰间,他的手不规矩地停留在纪实景的睡裤上。

今晚的哥哥很乖。

给哥哥一点奖励吧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静子

xing交

小白兔乳糖

欲壑难填

来我的脑洞散散步

沉锚效应

空菊

大唐第一太子

时槐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