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吉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独自出发传送檄文,[综武侠]狗一刀,张吉枝,爬爬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狗一刀转身走向那个木柜,从里面又抱出一床单薄的褥子,“我睡地上就行。”

楚留香此时骤然回神,立刻反驳,“不行。”

随即又觉得自己说话太过生硬,缓了口气,“地上太凉。”

狗一刀不在意的挥挥手,“没关系,我都睡了不知道多少年,早习惯了。”

楚留香眉头不自觉拢起,“你睡床,我睡地上可好?”

狗一刀看着楚留香贵公子的模样,没忍住笑出了声,“你哪里可能睡得惯硬地。”

楚留香的确睡不惯,他这么多年便少有这样窘迫的时候。

狗一刀将褥子垫在地上,“赶紧睡吧,我要灭灯了。”

说完便当真吹灭了屋内唯一的油灯。

楚留香夜视极佳,借着窗纸透进的蒙蒙月光,她看见狗一刀紧了紧身上的短袄,直接躺在了那层单薄的褥子上,背后的刀也没取下来。

屋内铺垫的是青石砖,比寻常泥地更多了几分寒意,狗一刀将自己团了团,团好后便立刻入睡,呼吸均匀。

楚留香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到了狗一刀的世界。

她的倔强从来不是因为要强,而是因为她早已习以为常。

他理解,但终归做不到旁观。

这时候楚留香第一次清楚的认知到,自己心疼一个女人的境遇并非因为她是女人,而是因为她是她。

楚留香将床上所有的被子抱起,盖在狗一刀的身上,而后悄声走出房门。

月已偏斜。

深幽水井之中倒映着一弯月牙,随着水面粼粼而动,倒比天上的月亮多了几分别样的美色。

楚留香坐在井边,看一眼井里的月亮,喝一口姬冰雁送给他的酒,辣意倒是驱散了夜晚的霜寒。

“这酒都快被你一个人偷喝光了!”

楚留香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。

“我们俩一人一坛,各喝各的酒,哪来的偷喝一说。”

胡铁花挨着楚留香席地而坐,“玉剑公主为什么想要狗一刀做什么大侠,她若是想要寻求庇护,找你不是更合适?”

楚留香看着井里的月亮逐渐消失,再抬头,看见天上的月亮也被黑云遮住。

片刻后,天上的月亮透光乌云,井里的月亮也发出了光。

楚留香指了指井里的月亮,“她想做这井中月,所以她要一刀去做那天上月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阴郁陛下怀了我的崽

乘酒兴